年味与香肠

高书峰

砧板上切匀的一片片香肠静静地躺着。暗红的肉色夹杂着各种调料融合的彩色,欲滴的油似乎止不住了,让人忍不住想体验一口咬下去油浸满嘴的感觉。它不像肥肉那样过腻伤胃,也不像瘦肉那样干涩生硬,而柔软爽口,软滑生香,味极而鲜。

印象里最深的记忆,莫过于这些包裹着时间的香肠了。冬至一过,气温渐渐降下来了。空气中时不时地弥漫着雪花的味道,早上起来,院子里的水池吊着一根根冰条。偶尔看见一缕暖阳照过窗头,抬表一看,十点过了。好似冬日里总被时间欺骗,后来才懂得地球运行春夏秋冬时间长短是自然规律而已。

循着香味来到厨房,母亲正在腌制昨天买来的猪肉。白花花的肉堆满了整个案板,肥的瘦的猪腿骨头早被分类放好,只等肉浸透盐经火熏蒸了。另一边是经母亲挑选的猪后腿肉和五花肉,母亲细致地剔除掉其中的筋骨,再把它们切成一根根细条放到盆里,撒上之前调好的调料,用手搅拌,让调料更好浸透在肉里。每每这个时候,我都会在旁边看好久。母亲干净的手瞬间就会被各种调料粘满,最喜欢的红辣椒随着母亲的手抵达每一根肉条。一沓肉紧紧地抱成一团,等着母亲把它们揉开沾染调料的香。母亲不厌其烦地翻着肉条,平静的脸上时不时地流下粒粒汗珠,却也掩盖不住一抹嫣然浅笑。是啊,这是一年的收获,是一年的努力所收获的成果啊。等到母亲开始发出轻哼声时,我知道这是因为母亲的胳膊长时间地维持着一个动作而酸痛,母亲却不以为意地露出了满足的眼神。

明明可以用机器搅拌,可母亲还是每年都花好几个小时用手去拌。因为她觉得,机器生产出来的食物少了一种味道。这种缺失的味道可能是辣味,可能是香味,也可能是咸味,但我觉得最有可能是小时候家里的味道,还有在用手搅拌过程中幸福满足的味道。没有了时间与精力的投入,做出来的食物也就缺失了灵魂,缺少了爱的滋味。

每一根香肠,都有着我的美好记忆。因为,它承载了我的童年。我在制作香肠的时节出生,在制作香肠的时节咿呀学语,在制作香肠的时节天真打趣。而母亲,在制作香肠的时节守护着我一天天长大,在制作香肠的时节白霜爬满鬓角。在童声欢笑中,在香肠飘香的每一个角落,是一家人幸福守候的美好时光。

离开家乡有一段儿时间了。因为工作的原因,走过很多地方,看过很多风景,吃过很多食物,却唯独没有吃到记忆中的香肠。超市中那包装袋里的香肠,远远没有小时候家里墙上吊着的香肠好看。我不用去尝,就知道它缺了很多种味道。那种镌刻在我记忆里的味道,是无论任何香肠都无法替代的。沈从文说: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”我亦是如此,只爱过一种味道,那就是母亲的味道。

今年,我相信,母亲依然是在用心做着孩子喜欢的味道,等着孩子归来幸福的笑。远方的我似乎收到了母亲发来的讯息,闻到了香肠的气息。多想早点回家,尝尝那可口的香肠,细品那团圆的味道。梦里,我正吃着母亲做的香肠,和父母围坐在火炉旁,有说有笑,一家人其乐融融,厨房里飘来了浓浓的年的味道。

betway官网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betway官网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betway官网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betway官网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betway官网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