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“蝉”年往事

张海英

漫步树林,时常听到蝉的聒噪声。傍晚漫步体育公园,园内枣树上蝉声一片。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。”南宋诗人王藉巧妙地采用以静衬动的手法,此妙句广为流传。蝉声不时敲打着耳鼓,那些“蝉”年往事重临心头……

记得十来岁的时候,父母都忙于田地的劳作。我和妹妹主动承担起力所能及的家务活。无非是收拾屋子、院落,外带烧水、沏茶,炒菜、做饭。妹妹打小就特别爱干净,收拾家是她最拿手的。放学回家,第一要务就是扫地,包括偌大的院子,她都用笤帚扫,那时候院子没铺砖,就是白土地,然而妹妹就卖力地把院子的尘土全扫成一堆,用簸箕端走。我们分工很明确,更能恪尽职守。等一切收拾妥当,茶水沏好,饭菜做好,洗脸水打好……我们就兴高采烈地向村南边的小树林“进发”。

当夕阳缓缓隐没,我们就各执一把手电筒,一个罐头瓶。对每棵小杨树进行认真“排查”,先是从树底下的一个个小窝开始,但凡看到敞着口的小洞,都要用手指挖一下,很多时候,都能轻易捕获到蝉的幼虫(我们称它“爬爬”)。越是暮色见浓,越是捉“爬爬”的好光景,即使不用手电,用手往树干一摸,也能摸到一两个,甚至有时候能摸到四五个“爬爬”。那一刻的兴奋劲不亚于彩票中了大奖。因为“爬爬”,小树林吸引着和我差不多大的很多孩子们。“我又捉了两个”、“我的罐头瓶快放不下了”……欢快的声音此起彼伏地传来。等我们的罐头瓶也装不下了,就带着一丝满足回家了。

回到家,看着满瓶子的“爬爬”在里面你挤我,我搡你,黑黑的眼珠警惕地巡视着周围,肉乎乎、圆滚滚的身子不停地蠕动,我和妹妹就往罐头瓶里浇上点水,或倒在脸盆里,让它们在宽松自由的空间里舒展一下身子。但等第二天醒来,这些小尤物就会变成餐桌上的美餐。下锅前,娘总会将它们淘洗干净,然后把锅烧热,放上少许食用油,待油热了,放进去,等颜色变黄,撒上盐。一盘油炸“爬爬”端上饭桌,我们姐弟几个一哄而抢,哪管它烫不烫,直接拿过来就往嘴里送,尽管被烫得嘶嘶乱叫,但是满嘴生香的味道仍让人物我两忘。

来城里近30年了,在老家住下的时候少之又少。捉“爬爬”的经历像一部部老电影,只能在记忆的心屏上一遍遍回放,每到这个季节,市场上好多卖“爬爬”的,十多块钱也能炸一盘,但是再怎么用心品味,也找不回童年时自己捉、娘亲炸的味道鲜美。是自己的味蕾挑剔了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呢?我一时还真的说不清……

betway官网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betway官网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betway官网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betway官网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betway官网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