塔山

许小军  郭峰

前几天,到威海参加一个学习班,住在塔山宾馆,塔山宾馆在塔山。

塔山,也叫文笔峰,海拔只有119米,位于威海市环翠区,和著名的刘公岛隔海相望。《威海卫志》(清乾隆本)里叫它“文庙案山”。清康熙时一个名叫夏士彦的贡生伙同一帮文人想着“文运肇兴”,就筹资在山顶上建了一座九层石塔,高约二丈,所以从此文笔峰就被叫做塔山,可惜原建已无,现在的是用水泥重修的。

1986年,在塔山北麓曾经出土了“长贵亭侯”龟纽铜印,“亭”是汉代县属行政单位,比如刘邦就当过泗水亭长。由这个铜印,史学家们推测,此地在东汉时是昌阳县长贵亭侯的封地。这些历史给塔山增添了许多文化气息。

塔山宾馆建在塔山顶上,一共有五栋小楼,每栋楼都不高,占地也不大,错落有致地摆在不足3万平米的山坡空地上,也掩没在一丛丛的竹、松、乌桕、银杏、紫叶李、苹果、刺槐、麻栎、紫荆等各种各样的植物林海中。宾馆已与整个塔山景区融为一体,你很难说哪是宾馆,哪是景区,只能说哪栋楼是宾馆。所以,虽然天天有众多的客人入住,却感觉不到一点的喧嚣、狭促和紧张。

宾馆北侧有上山步道,已被精心铺成红色的塑胶路面,塔山太小,沿步道用不了十分钟就可以到最高峰——文峰塔所在处。从步道入口起点处的指示图,可以看到从此处半小时就可以走到西口,也就出了塔山。步道两旁松、竹及各种灌木郁郁葱葱,阵阵清风掺着丝丝海水的腥味,神清气爽。从步道旁山坡的丛林中,会不时伸出游人踩出的小路,或者以前遗留的断续的石阶山路,有几次我好奇地从这些小路爬上去,可等你上来了,就会发现你可能已经到了山顶,又或者是来到了往回返的步道上了。

塔山就是这么小。

塔山虽然小,但树林中有很多健身空地,我粗略数了数,山上竟大约有十几处小健身场。清晨里,每个健身场总有一两个人在运动,一个人的边听着音乐边伸腰踢腿;几个人的边娓娓聊天边活动。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来,此时的林中树下轻风中,清风、清乐、清晨,人人心静如水,多么陶醉的画面,此情此景,虽没有花的绚烂,也没有鸟的争鸣,但这种祥和、宁静,已足已让人忘记一切。

场地都打扫得干干净净,夸张一点说,干净得甚至一片落叶都没有。我曾想,这位保洁员得有多么忙,但遗憾地是我却没见到他,只是在一天清晨发现在一簇郁郁葱葱的竹林后,一方小木屋,木屋四五平米大,靠屋墙斜立着扫帚、铁锨等工具,我知道这必是这保洁员的休息处了,屋外门前小空地用碎石铺的平整干净,一张石桌,桌上一盏一壶,竟然还有一副十九行黑白子。我想,也就是这样的人,才应了这塔山的景了。

我喜欢清晨塔山的宁静,也喜欢清晨塔山的朝气。走在朝阳里,前面一位老人手牵一只小泰迪犬,小泰迪欢快调皮地围着他前前后后打着转不肯走,老人不急不躁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。此时,迎面一个俊俏的姑娘,握手机,戴耳机,一身运动装迎面奔跑而来,象一只欢快的海鸥,活力张扬。此时,朝阳瑰丽,漫天红霞下,老人的平和安祥和这迎面而来的少女的青春与活力,让人感到阵阵向上的动力与激情去迎接崭新的一天!

这就是塔山,他没有名山大川的繁华与喧嚣,但充满着生活的情致情趣,于宁静中给人向上的动力。人们都向往、渴望“会当凌绝顶”的激昂气魄,然而,那些被一览而过的小山中,谁能否认其中也始终蕴藏和张扬着无限的活力呢?

betway官网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betway官网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betway官网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betway官网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betway官网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